《三生》取景地:老房被拆新房未建成户均负债25万_新闻爆料_社会新闻_高德官网

高德官网

加入收藏         站内地图
咨询热线:

新闻爆料">产品列表

您当前位置:高德官网 > 新闻爆料 > 《三生》取景地:老房被拆新房未建成户均负债25万_新闻爆料_社会新闻正文

《三生》取景地:老房被拆新房未建成户均负债25万_新闻爆料_社会新闻

点击数:   录入时间:2020-03-28 【打印此页】 【关闭

《三生》取景地:老房被拆新房未建成户均负债25万

发布时间:2019-08-01 08:49:26 来源:未知 作者:佚名 电视剧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的播出曾带火了取景地菜花箐。这个位于云南文山州普者黑景区内的小村庄,早已没有剧中桃花纷飞“青丘之城”的美景。

新京报讯(记者 张羽)电视剧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的播出曾带火了取景地菜花箐。这个位于云南文山州普者黑景区内的小村庄,早已没有剧中桃花纷飞“青丘之城”的美景。山水与湿地仍在,村里却成了停滞的“施工现场”。

事实上,比起剧集带来的旅游效应,菜花箐村在旅游发展上有更早的规划。开民宿、做餐饮、搞旅游,这曾是当地政府的美好设想。但因贷款失败、内外矛盾等问题,使得菜花箐村的建设停滞长达5年之久。更让苗族乡亲们焦虑的是,景区开发让村民的老宅子没了,临时周转的棚房原来说住1年,结果一下子住了5年,最近部分村民刚被要求搬进所谓的“新房”,但承重墙外露、有的房子连窗户都没有。尴尬的现实是,老房子拆了、周转棚房拆了,新房却没建好,村里户均负债25万。“过去老宅子边有山有水,很久以前还有竹林,非常漂亮”,提起记忆中的小村子,村民真有些怀念了。

俯瞰菜花箐村,有些“新房”还没完工 受访者供图

俯瞰菜花箐村,有些“新房”还没完工 受访者供图

“十里桃花”没有桃花

位于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普者黑景区内的菜花箐村,是电视剧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中青丘之城的主要取景地。人口不多,47户230余人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苗寨村落。

家住菜花箐的杨红还记得,2015年,有人扛着照相机、摄影机到村子附近的水田拍来拍去,“就在村子不远处的湿地附近,但当时觉得和我们村民没什么关系,后来才知道是一个叫‘三生三世’的电视剧。”

杨红所说的湿地就在普者黑景区内,曾经也是村民的水田。2011年,政府将村内的耕地统一征收,按照每年每亩800元的价格交付,每5年涨一次,如今的租赁价格为900元一亩。据丘北县政府介绍,菜花箐全村661.99亩耕地,其中有367.4亩被普者黑文旅公司租用,主要用于恢复湿地。

同在普者黑景区内,相比普者黑村和仙人洞村,菜花箐曾经并不起眼。但在不少景区内的租车司机看来,到菜花箐的人变多是可以明显感觉到的。

“有些游客不知道村子的名字,就告诉我去电视剧拍摄地,我就知道了,然后会告诉他们叫菜花箐。”一位在普者黑村停车场等待接送游客的司机说道。

普者黑村与菜花箐以一座白石拱桥相连。桥体很窄,只能容下一辆轿车。每到旅游旺季,这里的白天几乎都会堵车。到普者黑村的游客,都会抽出时间来菜花箐村里的电视剧拍摄地“打卡”。

“哪有啥桃花,都是道具嘛。”杨红一边在废墟里收捡废弃品一边感慨。他告诉记者,以前村子有很大一片油菜花田,所谓菜花箐,便是这层意思——“种满油菜花的山谷”。至于剧中的桃树、假山,均为道具,“电视剧刚拍完的那几年还有,从前年开始,这些道具就都被撤了,只留了一棵桃树给人远处拍照用。”

难以抵达的“苗族村寨”

如果说电视剧中开满桃花的青丘之城,赋予了菜花箐世外桃源的景象,这个现实中的苗族村寨可能令人有些失望。不光看不到桃花,就连进村的路都困难重重。

和普者黑景区的特点相同,菜花箐也由山与湿地构成。虽然村子在景区内,但从行政归属上,以一桥相连的两村隶属不同的乡镇。菜花箐属于曰者镇,而普者黑村属于双龙营镇。

村子入口处的公示牌 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村子入口处的公示牌 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从白石拱桥下向右的岔路一直走,便可到达菜花箐,驱车不到10分钟路程。如今,这个通往菜花箐的入口已被一排路障封锁并由保安看守。入口处立有一块公示牌——“自2018年8月9日对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’拍摄地关停”,原因是降水引起的水位过高。

但对想去打卡的游客和想拉活儿的司机来说,想进去不难。沿另一条岔路上山,找到一处被踩出的土路。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尽头,翻过山头便可到达菜花箐。虽说要翻山,但整个过程不过15分钟,不少游客就是这样进到菜花箐村。因此,在入口处,记者仍然看到偶尔会有游客出来,保安并不会对其阻拦。

记者沿小路进入菜花箐村,询问村民得知,按此路线进入菜花箐,先抵达的是“村尾”,若依照此前未被封闭的路线进入,先抵达的是“村头”,那里竖立着一个拱形建筑,写着“菜花箐苗族特色旅游村庄”。

“村头”处建有旅游村庄项目标识 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“村头”处建有旅游村庄项目标识 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在以汉族、彝族居多的普者黑景区,菜花箐村全是苗族乡亲,“过去老宅子里有山有水,很久以前还有竹林,非常漂亮”,村民充满感情地向记者回忆着。

住了五年的临时棚房

老村子已成回忆,如今菜花箐村却更像一个没完工的建筑工地。若不是看到二楼正在晾晒的衣物,很难想象这里竟能有人居住。

和众多乡村一样,常住菜花箐的多是老人和儿童。今年40岁的杨红本该到镇上打工,记者采访当天,他恰巧留在村内,在一片正在陆续被拆除的棚房废墟里收拾,捡些铁板木头去镇上卖。

一下雨,村里的路面就变成“土黄色” 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一下雨,村里的路面就变成“土黄色” 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整个菜花箐村内,几乎被尚未砌墙的房屋、外露的楼房骨架以及满是泥土的路面占满。采访当天下午,当地短暂下起大雨,混合着路面泥土的雨水,也变成了土黄色。

杨红告诉记者,6月第一周,他们一家四口已经搬入“新房”。“从哪里搬来?”杨红指了指脚下,“就这儿,一片棚房”。两个“家”之间,相隔不过几米的马路。

被拆得只剩框架的临时棚房 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被拆得只剩框架的临时棚房 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新京报记者看到,棚房被拆得只剩框架了,外围由石头垒起,屋顶则是铁皮,上面压着石头,偶尔几缕阳光从屋顶的缝隙中透过。房屋整体很矮,对于身高170的杨红来说,进门时也需要完全低下头,站在屋内,稍微举起手就能摸到屋顶。

“不透气,又闷又热,下雨时还会漏雨。”记者看到,在棚房的一侧摆有六根粗壮的石柱,杨红说,这个相当于床架,在石柱上搭个木板就可以睡觉,“像这间算比较大的,当时住了整整10口人。”

几根石柱上搭个木板就是“床” 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几根石柱上搭个木板就是“床” 新京报记者 张羽 摄

采访当天,记者看到“废墟”中仍剩一户尚未搬出,屋外拴住的两条狗见到生人后凶狠吠叫着。

“2014年搬进来,到上周算彻底搬走,前后住了5年。”和杨红一样曾在此居住的村民约有30户,“政府说要盖新房开发景区,就让我们临时搬出来,当时说好就住一年,结果新房一直没盖好,拖到现在。”

此外,还有10余户村民选择搬到位于“村头”的山脚下,守着家里的田地盖了房屋。